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  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

    中煤地质报

    副刊文摘

    • 在路上

      周晓江 (内蒙古煤勘集团一五三公司)      一路颠簸,终于到达了这个荒凉的地方。此时,阳光正好,暖暖地照在脸上,让人感觉非常愉悦,使旅途的疲惫一扫而空。对于一名地质队员来说,攀山钻沟,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。虽然有时候也觉得苦,但日子久了也就学会了苦中作乐,慢慢地反而多了一份浪漫和沉稳。我觉得踏遍千山万水、尝尽风沙炎日是地质队员最真

      2019-01-23 13:21:16
    • 杜 戈 (一勘局一一九队)冬没有春日的芬芳,没有夏日的烈阳,没有秋日的高爽,却有着银色的外套。都说瑞雪才能兆丰年,却不知道,冬有着脱俗的美,有着孩子的笑,有着人们的期盼,有着团聚的味道。冬是最后的季节,冬是完美的映照,只有冬才能告诉我们,年就要来到。

      2019-01-23 13:20:36
    • 改革颂——内蒙古局一一七队改革一周年礼赞

      白如晶 (内蒙古煤勘集团一一七公司)春风又绿煤勘院,改革号角转画面。思想丰满为发展,敢把旧貌换新颜。 清风拂面天蓝蓝,老树新花春乍现。景色撩人多抢眼,丰收硕果筐筐满。总结过去话新年,意识形态不跑偏。团队精神劲向前,继续打好攻坚战。 党政廉洁严把关,关键问题不越线。文明共建开新篇,双手高举赞赞赞!

      2019-01-23 13:20:06
    • 故乡,我的家

      王 晰 (航测局)      我想对每个心中有故乡的人发问,当你常年漂泊异乡,会不会在某个月朗风清的夜晚,对故乡生出一种淡淡的思念和向往?会不会偶尔在一个孤独无助的深夜,做着回到故乡的梦?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时常在梦里返回故乡。梦里大致是这样的场景:我走啊走啊,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,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,我茫然失措、焦急万分,脑海里竭力搜寻着故

      2019-01-23 13:19:09
    • 寒风中的温暖

      王巧文 (陕煤地质一九四公司)      年味儿越来越浓重,寒风也越发凛冽,树枝光秃秃的,草儿也枯了,大地一片苍凉。我一直保持着运动的习惯,于是在这寒冷的傍晚,约好友去附近的社区广场健步走。天气好的时候,会有附近的居民在这里下棋、打牌,有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嬉戏,也有大妈喜气洋洋地跳着广场舞。但在这暮色渐浓的傍晚,广场上已没有往日的喧闹,安静之中更显

      2019-01-23 13:18:40
    • 越来越好归乡路

      王新建 (安徽局物测队)        母亲出生在山东莱芜的一个小山村。我跟她回乡的最初记忆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。我们要在大清早出发,坐绿皮火车再转长途汽车,之后还有一段长长的山路只能靠步行,当母亲牵着我的手疲惫地敲响家门时已是晚上了。那时家乡还没通电,在那个靠信件联络的年代,我们根本无法及时通知到站的准确时间,因此,到家之后亲人们就举着

      2019-01-22 10:03:53
    • 石畔路

      刘宇新 (陕煤地质一八五公司)   小路通东西,路旁没有青松,也没有清澈流淌的小溪,唯有一丝微风啊,它吹我进入梦乡里。 倘若觉得它诗意浅,夕阳下袅袅升起的,是世俗人间的烟火气;雪球互相追逐,是顽皮孩童在路上嬉戏;风雪中的寥寥几笔,是远方游子归乡的足迹。 后来,万丈高楼平地起,坑洼的小路变成水泥地,带来了微风的惆怅,见证我童年的那条小路,如今在哪里?

      2019-01-22 10:02:16
    • 最爱那碗腊八粥

      梁彩霞 (山西局一一五院)      小寒过后,寻着慢慢袭来的年味,腊八就来了。      从我刚刚能够记事起,就固执地给腊八冠以一种“花”的头衔,它与数九寒天傲雪迎春的梅花一样绽放,一样沁人心脾。奶奶便是那个种“腊八花”的人。      那个年代,

      2019-01-22 10:01:56
    上一页1234567...65下一页 转至第
    Powered by 中煤地质报 5.3.19 ©2008-2019 2sof.com